美丽乡村成为石家庄“金名片”——来自我市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调查
发布时间:2018-06-14   来源:石家庄日报
 
 
烈日炎炎,走进鹿泉区白鹿泉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能感受到另一种“火”:周末,通往土门关驿道小镇的路上汽车排起了长龙,岸下石窑小镇的农家乐全部爆满,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在这里品名吃、逛古村、住石窑,玩得不亦乐乎。
谁能想到,东土门、西土门、谷家峪、岸下村这些环绕在抱犊寨周边的一个个小村庄,两年前还是普普通通,无人问津。但短短两年多的时间,这些村庄不仅人居环境上了新台阶,还一举成了游客们青睐的旅游聚集地,更成了当地乡亲们致富的重要产业之一。这些可喜的变化,源于我市坚持不懈地强力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特别是从2017年开始,在全省率先探索开展的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试点建设。
如今,鹿泉白鹿泉、平山李家庄、井陉古村落等6个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已基本建成,初步具备了对外接待条件。截至目前,6个旅游度假区累计接待游客360多万人次,旅游收入3亿多元。一大批美丽乡村实现了由建设美丽向经营美丽转变、美丽资源优势向产业发展优势转变、美丽元素向美丽经济转变,找到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一个石家庄发力点,为我市乃至全省趟出了一条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新路径。
夯实基础
培育农村发展新动能
一条绕村而过的水泥路,把谷家峪这个远近闻名的香椿村与周边的岸下村,以及东、西土门白鹿泉乡包括土门关驿道小镇等多个景区和美丽乡村串成了链,连成了片。
6月2日,记者走进谷家峪这个小山村,发现不仅游客中心等设施一应俱全,村中环境更是干净整洁,每条石头砌成的巷道内都看不到一片纸屑,引得游客纷纷驻足拍照。
“如今,俺们这儿的美丽乡村连成了片,还建立白鹿泉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土门关、白鹿泉、岸下,每个地方都有各自的看头儿,城里人来了就是逛上一天,也不会觉得没意思。”谷家峪村党总支书记谷玉辰说,今年他们村的香椿采摘节上,来采摘的游客天天不断,家家户户都比往年多挣了不少钱。
原来,谷家峪村自打美丽乡村建设以来,村庄彻底变了样。家家户户改了厕所,还铺上了污水管网,每一条小路上都装上了路灯。谷玉辰说,自打环境改善后,百年的石头房进行了装修,村里成立了农宅合作社,香椿采摘节搞得风生水起,香椿深加工项目进展顺利,“谷家”香椿品牌已投入市场并赢得了社会的认可。
其实,像谷家峪这样的变化,在全市的很多个村庄都很普遍。自2013年以来,从最初的“趟路子、做示范”,到后来的“上水平、全覆盖”阶段,全市美丽乡村建设从点到线,由片向面扩展,梯次推进,成功打造了平山李家庄、井陉吕家等182个省级美丽乡村和平山西柏坡、正定古城、栾城三苏、鹿泉抱犊寨4个省级精品片区,一个个“盆景”连成了一道道“风景”。截至目前,全市各级累计投入100多亿元,在1619个村庄开展了美丽乡村建设,栾城、矿区、鹿泉、正定等12个县(市、区)实现农村生活垃圾处理长效机制全覆盖,391个村庄的生活污水得到了有效处理,改造厕所78万座,1833个村通过“三清一拆”验收。
短短几年的时间,我市农村的生态环境和乡村风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何建立长效机制把建好的美丽乡村维护好,并让其成为乡村振兴的一个支点?便成了市委、市政府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新的工作重点之一。
大胆探索
打造有生命力的乡村旅游度假区
2017年,站在新的起点,市委主要领导提出要结合美丽乡村建设,打造一批环省会休闲度假的新去处。
随后,市委农工委、市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经过调研发现,全市私家车已达110万辆,每周有50万人次休闲需要,周末短途出游市场火爆。但是,能满足城乡居民休闲旅游度假需求的优质旅游产品却很少。于是,在借鉴外地发展乡村旅游经验和做法,我市率先在全省探索性启动了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试点建设。
“我们本着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着眼于满足城市居民日益增长的旅游休闲康养新需求,着眼于美丽乡村建设的可持续发展问题,着眼于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农村集体和农民增收,提出了建设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初步构想。”市委农工委有关负责同志说。
其实,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是“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集合,这个“区”,不是几个美丽乡村的简单拼凑,也不单指一个区域,而是一个整体概念。我市在试点区域内要按照一体化设计、系统化布局、整体化打造的思路,通过“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在继续提升区域内村庄生态宜居品质的基础上,融入休闲度假功能,向社会提供优质乡村旅游产品;发展“美丽乡村+旅游+产业”模式,在促进三产融合发展中,壮大集体经济实力,带动农民增收,增强村庄内生动力;加大区域内农村改革和乡村治理力度,培育文明乡风。
建设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是首创之举,既没有成熟路子可走,也没有现成经验可遵循,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我市提出了坚持突出田园特色,遵循四季更替时序,在全市谋篇布点,全市筛选了有资源、有基础、有需求、有好班子的8个片区,即鹿泉白鹿泉、井陉古村落、矿区贾庄古镇、平山李家庄、灵寿燕栖湖、正定滹沱河、藁城宫文化、栾城东方园林,按照乡土性、文化性与度假化、品质感兼顾的要求进行打造;力争到2020年,环省会建成一批布局优化、模式多样、特色鲜明的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
为了保障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建设,我市从全市美丽乡村建设专项资金中拿出2770万元,整合山区开发、老区建设资金支持度假区建设,对推进力度大、投入多、建设效果好的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以奖代补,形成了鲜明导向。相关县(市、区)整合交通、水利、林业等4亿多元支持度假区建设。
同时,市美丽乡村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还创新制度机制,研究制定了《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建设试点方案》《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建设指导标准》《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验收办法》,形成了建设纲要、建设标准、监督检查、考核验收等一系列制度,构建了推进机制,为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建设提供了保障。
但令人意想不到是,2017年9月30日,自鹿泉白鹿泉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土门关驿道小镇开门营业后,一个“十一”假期接待游客14.2万人,一炮打响了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名头。随后,其他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陆续开门迎客,成了百姓休闲度假的新去处,游客接踵而至。
如今,鹿泉白鹿泉、平山李家庄、井陉古村落等6个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已基本建成,初步具备了对外接待条件。截至目前,6个旅游度假区累计接待游客360多万人次,旅游收入3亿多元。其中,鹿泉白鹿泉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土门关驿道小镇现累计接待游客200多万人次;平山李家庄接待游客90多万人次,正定塔元庄、矿区贾庄等接待游客达数十万人次……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的建成,初步缓解了优质乡村旅游产品供给不足的难题,为我市居民周末休闲度假提供了更多选择。
创新经营
趟出市场化运营新模式
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依托的是各级政府投资建设的美丽乡村资源,如何把资源转变资本,真正给区域内以及区域周边的乡亲们带来源源不断的经济效益呢?本着“风险共担、利益共享”原则,我市相关县(市、区)立足本地实际,探索了“社会资本+村委会”“村委会+合作社”“村委会+合作社+工商企业”等多种模式,引入工商资本,趟出了一条市场化运营新路径。
在白鹿泉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东土门和西土门两个村,以集体土地分别持股,与社会资本方共同成立了土门旅游开发公司共同建设土门关驿道小镇项目。在平山李家庄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以责任田、农宅、空闲地、山场等资源,与荣盛集团等多个社会资本进行股份合作,社会资本投入21亿元。矿区贾庄村,集体投资1000多万元建设古镇游泳馆、古镇餐厅和民宿等项目,形成了500人的接待服务能力。在正定塔元庄村,村集体出资2800万元,独立建设运营梦乡小镇和特色饮食一条街。同时,社会资本出资13亿元建设水上嘉年华项目,村集体出租土地使用权,力求村集体资产利益最大化。
“自打村里环境基础好了,我们也想着借机发展,可单靠村两委和乡亲们单打独斗,很难实现专业化的经营。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指导下,我们大胆与专业的运营团队合作,引入社会资本的参与,打造了土门关驿道小镇项目,才有了现在的繁荣景象。”东土门村党支部书记王玉忠说,目前,土门关驿道小镇项目总投资已经超过了5.5亿元。他们村集体在项目中持有一定比例的股份,换句话说,小镇经营的越好,村集体分红就越多,以后村民的日子也就越来越好。
我市通过引导工商企业进区合作开发,不仅保证村委会集体的保本收益,还为农民增收提供了新机遇。农民到区内打工就业可以挣到一份薪金,流转土地、闲置农宅给公司还可以挣一份租金,到区内搞经营的收入则更为可观。到目前,6个度假区已吸纳村民就业人员8000多人,带动村民增收超亿元。在平山李家庄旅游度假区,有600多村民进区就业,年增收2000多万元,2017年李家庄人均纯收入18000元,远超全市12345元水平。在鹿泉白鹿泉旅游度假区,460多位村民在驿道小镇上班,年增收1000多万元。随着一日游变成两日游、多日游和度假游的逐步实现,还将会给旅游度假区内村民带来更大增收空间。
“2018年,我市将在鹿泉西山、赞皇嶂石岩、灵寿南营等美丽乡村建设基础较好的10余个区域,继续创建市级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并打造一批县级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努力把美丽乡村旅游度假区建成农村人居环境改善、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经营美丽、深化农村综合改革、乡村精神文明建设的示范区,努力把“绿水青山”打造成城市居民的后花园、广大农民的“金山银山”,真正让美丽乡村成为石家庄的‘金名片’,书写新时代‘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的崭新画卷!”市委农工委相关领导说。